第六十八位旅人

巨无敌雷长谷部腐向,不fo相关;不上lof,不是文手,只和亲友混小圈子;评论选择性回,ky勿扰。

【伪百日贺文/压切婶】所爱隔山海

◇给自己和长谷部的伪百日贺文
◇个人妄想
◇短打,没有后续
◇清水,不用系安全带
◇不上lof,不是文手,不产粮,不用粉

-------------------------------------

  微醺的晨曦洒在桌面上,不幸早早自然醒的审神者坐在桌前安静地写字,那些绚丽的光线融化在她的笔墨里,勾勒出童话般美好的字句。久坐让脖颈隐隐酸痛起来,她下意识地伸展身体,手肘不小心碰倒了一个摆设。那东西咕噜咕噜地往桌边滚去,倏然一落,眼看着就要摔到地面,审神者慌忙去接,一只手却先她一步捞住了那个摆设。
  那是一只修长的手,即使戴着白手套也能看出分明的骨节,瘦削而有力。
  “物件摔碎了没什么,您这样慌乱,万一接不住,岂不是要一手摁到碎片里?”
  低沉而优美的音色,连叹息都像在颂歌。
  审神者只是怔怔地看着那只手。这只手是天生适合握刀的。她几乎能想象出这只手握住刀柄时尚未出鞘就能将人割伤的逼人气势,但此时她只想将它贴在唇边亲吻。
  她也这么做了。
  审神者将这只手包裹在掌心里,连带着那个摆设一起凑到唇边,极渴求又极克制地送上自己的双唇。她轻轻吐出一口气,尾音是魇足后抑制不住的娇气:“明天就是我们相识的第一百天了。”
  “是。主想要什么?”手的主人像是笑了,审神者感觉他弯下了腰,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头顶。
  “我想——”
  审神者终于攒够了抬头的勇气,这个举动像是跨过了不可触碰的界限,她觊觎了天神的秘宝,惩罚顷刻降下。她感觉到手里空了,她的目光无处凭依地撞到了房间的墙壁,只有一个残影遗留在视网膜上,也正在消失。
  那是一个朦胧而遥远的笑容,男人紫色的双瞳美丽得有些失真。
  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惊雷般响在耳边。
  太阳在这时候升起来了。四溅的碎片像雨一样洒落,那些星屑般亮晶晶的小玩意儿铺撒在地上,折射着梦幻的彩色光芒,每一颗都装着一个童话。
  审神者发现自己正跪在地上,面前是一片狼藉。
  没有手,没有付丧神,什么都没有。
  她连那个摆设都没有接住。
  她伸手拨开碎屑,找到一个跪坐着的塑胶小人。
  这个摆设是个坐姿扭蛋,她怕弄脏特地买了个玻璃罩装进去,今天才得以幸免于难。
  审神者捡起它,看着那双小小的用颜料涂抹出来的紫色眼睛,像在看一个调皮的孩子。她露出一个无奈的笑,想说些什么,嘴唇蠕动几下,却只发出一个泣音。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爱你。

  骨喰和鲶尾穿过本能寺的火焰在本丸重聚了,我的爱透过冰冷的屏幕传达给你了吗。

评论

热度(10)